天下不帅

【利艾】试笔2

(1)绽放前夜
冷,刺骨的寒冷。
艾伦从昏睡中惊醒,睁开双眼,什么也没有看到,目光所及,是一片虚无的黑暗。他挣扎起身,却发现手脚被冰冷沉重的铁链牢牢铐住,动弹不得。
又是这样。
艾伦垂下眼,神情竟是平静与安详的。
漫无边际的黑暗像是波涛翻滚的海水,冲垮了记忆的阀门。
前些时日,是圣诞节来临之际,在三大兵团的共同努力之下,巨人快要被消灭殆尽,因此今年的圣诞节与往年不同,处处充满着欢乐祥和的气氛,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对未来生活的期待与向往,一切都是那么美好。
美好得似乎就如同暴风雨来临的前夜。
在黑暗之中,已有一双双邪恶的眼睛紧紧盯着艾伦,似乎在不怀好意地盘算着什么。
但艾伦对此全然不知。他正独自穿梭于大街小巷,寻找着送给伙伴们的圣诞礼物。
按照规定,艾伦是不能自己一个人出来的,必须要有监护人,也就是利威尔兵长看护。但艾伦也想给利威尔兵长一个圣诞节的惊喜,于是便趁他不在时,偷偷溜了出来。
恩,阿尔敏似乎缺了双手套,那双淡黄色的手套挺适合他的。
三笠的围巾也旧了,那么,送她一条新的围巾吧。
利威尔兵长……艾伦极其苦恼的思索着,不知道该送什么给那个刻薄无礼的男人。
那个,他所憧憬,喜欢的人。
忽然,一副对戒闯入了他的视线。两个戒指的左右两边各刻有一张翅膀,但一个是翠绿色的,而另一个是深蓝色的。
像极了他深不可测的眸子。
艾伦心一动,立即将其买下,小心翼翼地放入自己内侧的口袋。
他怀着一颗忐忑而又期待心,默默地想着,要不,圣诞节那天,就去告白吧。
告白吧告白吧告白吧告白吧告白吧。
“啊,好烦啊。”艾伦捂着耳朵,想要阻止那个声音的传入。晶莹的雪花纷纷落下,冬日的寒风依然凛冽,却凉不了艾伦早已红透了的脸颊,止不住他微微上翘的嘴角。
然而,在圣诞节那天,艾伦却接到了一个任务,要求艾伦运送一批物资到已经被修补好的玛利亚之墙,陪同他的不是利威尔兵长,而是埃尔文团长。艾伦对这次的安排感到奇怪,但也没有说什么。
出发前,艾伦蹬蹬蹬地跑到兵长房间门口。蓬松的棕发被风吹得散乱,白皙的脸颊被冻得有些发红,碧绿色的眸子熠熠发光,似乎任何事物都无法使这块绿宝石蒙尘。
门开了,利威尔静静地看着艾伦,似乎对艾伦的到来毫不惊讶,漆黑的眼眸中闪过一丝悲伤,却又被不动声色地掩盖住了。
“小鬼,怎么了?”嗓音中带着他自己也未察觉到的柔和。
艾伦瞟了利威尔兵长一眼,又迅速地低下了头,微微地摇了摇唇,似乎是下定了决心。
“兵长,我回来后。”他顿了一下,似乎在思考着措辞,“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告诉你。”他抬起头,直直地看着利威尔。
艾伦的眼睛很大,乍一看有些吓人,但同时也会给你一种,他眼中只有你一个人的错觉。
利威尔似乎被蛊惑了一般,轻轻揉了揉艾伦翘起的头发。他低笑了一声,如同雪花落地,温柔地令人心惊。
“好,我等你回来。”
可是,沉浸在甜蜜气氛中的两个人都不知道,接下来迎接他们是万劫不复的深渊,是再也无法横越的沟壑,是比生离死别还要痛苦的折磨。
罪恶的种子埋伏在心底的最深处,似乎在等待邪恶的浇灌,突破束缚,绽放在黑暗之中。

   

【利艾】随笔1

清晨,他将自行车停放在路旁。粥铺的大门缓缓打开,他照常买了包子与豆浆,坐在凳子上,一口一口地吃完刚刚出炉的肉包。然后,骑上车,熟悉地穿过大街小巷,向前骑去。
他穿着白色的t恤衫,黑色的短裤和白色的球鞋,一副十分随意自然的打扮,可是衣服裤子上少有的褶皱,球鞋的干净程度都暴露出它刚买来不久的事实。他身材纤细因而显得颀长,肤色白皙,一双清澈的大眼睛,脸颊带有些婴儿肥。微微蓬松的黑发,任其自然地舒卷在风中。
他匆匆骑着,周围不断变化的景色在他眼中都成了无物。
晨光熹微,街道上不时有行人经过,谁也没有注意到他。
他终于来到了目的地。他从自行车上下来,站在一座屋子的门前。
这是一栋两楼高的别墅,由黑与白构成的墙色显示了主人严谨冷淡的性格。
这里的一切对他来说都是那么的熟悉,他曾无数次走入这个大门,与房子的主人交往。他在这里种过花,下过棋,还在这里看过日出日落与点点星辰。
但如今,他却胆怯了,犹豫地将手伸向门铃,又迅速地缩了回来。
昨天晚上,他做了一个梦。
梦里的世界是一个存在着巨人的世界,墙内是人类,墙外是巨人,后来,隔绝人类与巨人的墙破了,巨人闯入了人类的领地,他便成为驱逐巨人的兵团中的一员。他有一个喜欢的人,是那个被成为人类最强的男人。最后的最后,人类胜利了,而人类最强却死了。
梦境十分冗长,而他却记得清清楚楚。
他记得男人的一言一语,一颦一笑。他记得他低声唤他小鬼的模样,记得他对自己不经意间的温柔,记得他说要一起到墙外的世界去,也记得他忍着疼跟自己说要活下去的样子。
黑暗中仿佛有只温柔酸楚的手在揉搓心脏,他紧紧咬着唇,不让泪水涌出。
那个梦过于真实,他恍惚地醒来,甚至有些分不清现实与梦境。
梦境中的那个男子与这栋房屋的主人长得别无二致,一样的黑发,一样漆黑的双眸,一样看似刻薄却又温柔到极致的神情。
这真的只是一个虚假的梦吗?他又真的是他吗?
初春的早晨,空气中还泛着许些冷气,就像冰块渐渐融化所释放的凉意。他有些期待,更有些忐忑与害怕。他的心脏砰砰跳,握拳的双手微微颤抖,在见到房屋的主人之前,他不得不给自己片刻的喘息。
忽然,门开了,如同惊雷一般,他被吓得似乎失去了思考的能力,呆滞在门口。
点点阳光之下,身着一尘不染的白衬衫的男人,眯着眼,似乎刚刚睡醒,一脸不爽地看着他,而眼神却泛着淡淡的柔和。
“小鬼,傻站在门口做什么,进来吧。”说罢,便粗鲁的拉着他的手走进去。
他愣愣地看着被拉住的那只手,原本忐忑不安的心情突然消失了,像是迷途中的旅人在茫茫沙漠中找到了回家的路。他反手紧紧握住男人的手,似乎怕把他弄丢了一般。
无论前路有多么崎岖坎坷,他都会一如既往地牵着他的手走下去。
一如昨日,一如从前。